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AI解困在线语培,解药还是毒药?

 2019-04-08 14:34  来源:A5专栏  我来投稿

  各种互联网项目,新手可操作,几乎都是0门槛

子女教育一直是家长们头疼的问题,家长们“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希望能为孩子创造最好的教育条件,所以课外补习成了孩子们的常态。最开始学校外面的补习机构是家长的首选,后来在线教育成为很多家长的新选择,尤其是在语言培训方面。

再后来在线语言培训(即在线语培)进行教育创新,将“AI+教育”引入在线语培领域,希望通过AI技术将深度学习嫁接在题库、在线真人讲解的过程中,以此来帮助学生实现个性化学习。

随着“AI+教育”不断发展,一大波在线语培AI授课的产品涌现出来。去年8月,今日头条孵化了AI授课类APP“aiKID”,APP定位为“AI赋能在线少儿英语教育”;同年12月,另一个AI授课产品“叮咚课堂”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后来“葡萄智学”也获得融资,“GKid英语”正式上线。

AI授课产品频出表明了一点,AI授课可能是在线语培的新风向。业内甚至有言AI授课会成在线语培的解药。 AI授课究竟是解药还是毒药?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得先知道在线语培的病根在哪儿。

在线语培的病根

在线语培在刚出现的时候,大家的打法都是烧钱攒用户,都希望通过各种所谓“优惠”来使在线语培平台的用户量得到提升,到达一个相对较大的体量。后来烧了一段时间的钱后,一些小的平台支撑不下去了,剩下那些在线语培平台也是“活得不大痛快”。这些在线语培的商业模式一直被诟病,这也是在线语培的病根所在。

长久以来,师资成本过高一直是在线教育的痛。尤其对那些一对一在线语培来说,师资成本过高更像是压在身上的大山。根据艾瑞咨询研究院自主统计及核算的数据,教师薪资占在线教育成本的40%。

而一直以来在线教育行业都处于普遍亏损的状态,目前在线教育的收入最后全部用在了成本支付上。可以说授课老师分走了在线教育将近一半的收入。此外,除去运营、助教、销售的成本,利润几乎为负值。这几乎是每一个在线语培平台都曾出现过情况,比如沪江、新东方、51talk、好未来等等。其中,51talk还曾为了降低师资成本而找菲律宾外教。

想要在线语培等在线教育形态盈亏平衡,只能将希望寄托于续课费,但事实上很多平台和机构的续费率并不理想。虽然在线语培的市场还处在增长期,但是根据相关媒体提供的数据,高达8000元左右的获客成本让一对一在线语培发虚。为什么发虚?客单价高、流水巨大,但事实却是“用户越多,亏得越多” 这背后也实在是优秀师资成本太高的缘故。

换言之,在线语培留不住好老师导致优秀师资的稳定性差。要为在线语培培训一个普通老师需要两个月,培养一个优秀的老师则需要更多的时间、金钱和精力。但是完成培训的老师往往工作了一年就要跳槽。就新东方而言,每年都要招很多新老师,同时每年新东方也会有很多老师辞职。

老师跳槽一方面是因为教育行业竞争激烈使得教师的薪资水涨船高,也难怪在线语培平台的老师会因为报酬而换地儿;另一方面是因为在线语培和线下培训机构不同,在师资上本来存在很大的流动性。所以,在线语培平台常常出现留不住优质老师的情况。进而教学水平质量的稳定性也难以把控。

AI授课的本质是什么

在线语培的病根已摆在大家的眼前。AI授课产品的出现让大家会算这样一笔账:如果在线语培收入了60亿,那么就要分大概30亿给授课老师,如此一来还不如花10亿来培养AI授课老师。AI授课老师不需要休息也不需要支付工资,相对成本比真人老师要少得多。

这样算下来在线语培AI授课类产品好似能够完美解决在线语培一直被诟病的“师资成本过高”和“师资不稳定”的问题,但实际上AI授课类产品还存在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或者就目前来说,AI授课并不能够完全代替真人授课,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AI授课都只能是作为辅助性的课程。

一方面,我们必须看清楚AI授课的本质,AI授课的本质其实就是利用AI技术整合真人授课的标准化教案和教材,然后再利用AI技术模拟真人教师“知识输出”和“教学互动”等行为进行授课。也就是说AI授课把原本由真人教师完成的“知识输出”和“教学互动”产品化了。

AI授课把真人教师的教学行为产品化,却没能在此基础上建立教育的“推力”和“拉力”。那么,何为教育的“推力”和“拉力”?所谓的“推力”就是真人教师对学生的学习督促。而所谓的“拉力”就是在教学过程中真人教师对学生的即时引导。

例如,对于12岁以下的学龄儿童,其实最让老师头痛的是维持课堂教学的秩序,督促学生们的学习。这个年龄段的学龄儿童极可能一开始因为新鲜感被AI授课吸引住,但是时间一久孩子们有可能会将AI授课产品当作是一个玩具,没有敬畏心,会大大降低课堂的质量。

再者如果是学习主动性强的学生,那么这类学生对课堂即时引导的需求会更高,即对“拉力”的需求更大。就目前AI技术的发展程度上来讲,AI授课多能产生的“拉力”还不足以和真人授课相媲美。

另一方面,现阶段AI授课尚未推广,市场对于AI授课的接受程度有限。用户们接触更多的可能是一些真人录播,但是很少接触AI授课。再者说现阶段的AI授课免不了存在一些BUG,这时候如果用户体验度不高,就会对AI授课形成很不好的印象。

所以就目前来说,引入双师(真人老师和AI老师)是最佳的解决办法。用AI老师完成知识输出,再由真人老师完成学习监督和学习引导。只是这样一来就会出现这样的悖论:AI授课的钱花出去了,但是真人老师的工资还一样要给,这跟我们最开始的算法产生了偏差。

我们再退一步,有平台愿意冒着“AI授课可能给用户以不好的体验”的风险,决意要推广AI授课。但是纵观眼下,线索、信息流、媒体的报价水涨船高,在线教育的获客成本不断拉高,很多普通机构已经难以承受。这个时候还会选择烧钱打市场的也就那几家还撑得下去的头部企业而已。

所以目前摆在眼前的事实是不论用户还是平台本身,大家都不太能接受AI授课这种在线教学形式,或者说不太接受由AI授课完全替代真人授课的做法。换言之,AI授课的市场普及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解药”“毒药”暂无定性,AI授课被资本观望

这时候我们再来讨论“AI授课是在线语培的解药还是毒药”的问题,我们只能得到这样的答案:AI授课会是在线语培一个必然趋势,但是就目前来讲AI授课不太可能完全替代真人授课,所以说AI授课是在线语培的解药不准确,说AI授课是在线语培的毒药也不准确。

目前的AI授课更像是治疗在线语培通病的一味药,但至于药材本身品质高低、用量多少、烹煮方法都有待考量。 这也是为什么教育行业大部分一线的投资方目前还在观望状态。大家都还没看懂,还在观望AI授课的下一步发展。其实,资本考量AI授课无非在于两点。

其一,AI授课最终能否建立教育的“推力”和“拉力”。这也是资本对“AI+教育”这个大范畴的技术考量,因为如果可预见AI技术能都在在线教育大领域被运用得炉火纯青的话,想必其在在线语培范畴也能解决这些问题。就像当初沪江、好未来、尚德等一众在线教育平台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成长起来一样,随着AI技术的不断发展,会有更多像头条孵化的“aiKID”一样的AI教育产品。

其二,AI授课如何运营。关于AI授课产品的运营,目前市场无法给到有用的信息。但是有一点需要考虑的是,AI授课很有可能像一开始的在线教育一样需要烧大把大把的人民币。可是反观在线教育这个大范畴,如今这个大范畴还在亏损和迷茫当中,又怎么能给AI授课什么有用的建议呢。总之,AI授课产品还是处于非常初级的发展阶段,行业还在等待头条“aiKID”等一代AI授课产品给出运营经验。

无论如何,AI授课尚不好定性,既然资本还在观望,我们也不妨先看看再说。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本文首发旷创投网

责任编辑:陈龙   /   作者:刘旷

相关标签
ai+教育
在线教育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相关文章

榜单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