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港棋牌

                                                                  来源:皇港棋牌
                                                                  发稿时间:2020-08-08 18:40:36

                                                                  崔大使:今年1月中美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后,双方经贸团队一直在不同级别上保持着沟通,协议执行取得积极进展。比如,中方承诺在执行协议的头4个月内做的50项工作已全部完成。我们还在继续购买美国农产品等商品。疫情影响了正常的贸易往来,这也是现实。中方正在尽最大努力克服当前困难,保持贸易流通,尽可能有效执行协议。

                                                                  崔大使:进行污名化当然是错误的。这种病毒被世卫组织定名为“COVID-19”(2019冠状病毒)。世卫组织有一个规则,就是任何病毒的名称都不应同任何特定的人、族群或动物相关联。这是国际规则,我们所有人都应该遵守。至于全球霸权,中国当然无意谋求全球霸权。但在美国,人们如此热衷于谈论这个话题,让我觉得似乎对此存在执念。

                                                                  我本人亲身参与过亚洲许多问题的处理过程。中国和我们的所有邻国只想建立正常、稳定、友好和互利的关系。我们的确有争议,比如与印度的边界争议以及在南海的领土争议。但总的来说,我们地区的所有国家都希望发展互利关系。他们当中谁都不想看到紧张局势升级。因此我完全有信心,在没有外部干预和外部企图使局势升级的情况下,中国和我们的邻国能够通过友好、和平谈判解决任何问题。例如,中国有14个陆上邻国,这意味着,我们与14个国家有陆地边界。在这14个国家中,我们已经与12个国家解决了边界问题、缔结了条约,仅剩印度和不丹。也许我们无法在短期内解决边界问题,但这个问题不应该主导中印关系。我认为,我们的印度朋友也不愿意这样。

                                                                  崔大使:人们必须注意,高度自治不同于完全独立。香港不是一个主权国家,它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因此,香港的治理首先以中国宪法为基础,也以香港基本法为基础。 实际上,中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为“一国两制”提供了真正的保障。

                                                                  8月4日,崔天凯大使应邀出席2020年阿斯彭安全论坛,就中美关系有关问题与阿斯彭战略小组执行主任尼古拉斯·伯恩斯以及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对外政策首席记者安德利亚·米歇尔进行在线对话,并回答观众提问。全文实录如下:

                                                                  米歇尔:让我问您一个有关我们首席外交官,也就是美国国务卿的问题,您应该很了解他。他最近在尼克松图书馆发表了一个演讲,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因为正是尼克松总统开启了美中交往的大门。他说了一些非常强硬的话,称如果我们现在屈服,我们的后代将可能听任中国共产党摆布,中共所作所为是对当今自由世界的首要挑战。您对此怎么看?这是对中国政府的直接挑衅吗?

                                                                  米歇尔:但是,在我们理解的“一国两制”下,如果香港没有独立地位,如果北京不愿意,香港政府可以继续举行选举吗?

                                                                  米歇尔:非常感谢。谢谢您,大使先生。我们对您能参加今天的活动深感荣幸。我想从尼克·伯恩斯提出的问题开始对话。我们两国大多数人都确信,现在是最困难的时期。我曾说,这是1979年以来最困难的时期。但伯恩斯刚才说,可以从基辛格博士1971年访华算起,真是这样。是否有途径可以……首先,您同意这是一种危险的形势吗?您认为应如何扭转这种形势,或者您是否认为这种形势应被扭转?

                                                                  米歇尔:尽管双方关系出现紧张,您提到,双方仍在工作层面就经济问题保持着对话。美中经贸协议还会继续下去吗?您仍然认为该协议符合中方利益吗?显然,美方不得不衡量该协议是否仍然符合自身利益。您认为这个协议现在也处境危险吗?

                                                                  所以我的问题是,北京是否意识到这里非常强硬的态度?是否意识到美国两党和几乎所有领导人都对中国和北京政府持负面看法?北京能做些什么来缓解这种关切?因为这是外交的一部分。目前,我们根本没有看到中国政府有什么和解的表示。